首頁 重要消息 社會 時政 教育 財經 健康 青年説 政策解讀

只因對妻子的一個承諾——贊皇愚公鑿石5年造出夫妻橋

來源:未知 作者:陳濤 人氣: 發佈時間:2021-01-05 21:26:22

  ■趙振書、晏愛維與他們建造的石橋


  近日,有網友稱石家莊市贊皇縣有座“夫妻橋”,是由一位“愚公”式的人物帶着妻子徒手打造而成,而且造橋原因還是因為一個“承諾”。


  這座“夫妻橋”到底是什麼樣的?建造的時候又經歷了怎樣的艱辛?元旦前夕,記者來到贊皇黃北坪鄉了絲坡村,找到了這座“夫妻橋”並瞭解了其背後的感人故事。


  探訪


  20多米長的橋,全部由石頭打造而成


  了絲坡村是個“山村”,村民房屋依山而建,村邊散落着如房門大小的石頭,街道更是由石頭鋪成,窄窄擠擠、蜿蜒上升。村內有一條20多米寬的河溝橫穿,西面的村莊、東面的農田,被河溝硬生生阻斷開來。


  河溝之上,除了幾座水泥板樣式的“小橋”,還有一座山石砌成的石拱橋,堅固龐大,格外顯眼。石橋長20多米,橋上是水泥護欄;高約6米,橋身全部由密集的石頭打造;橋洞直徑約6米,是由方方正正、簸箕大小的石塊整齊排成。


  記者走到橋下,發現構成石橋的石頭之間填着石塊,石塊之間又塞着石片,很難再找出一點空隙;橋洞很高,再怎麼伸手也遠夠不到洞頂,站在裏面如同進入隧道一般。


  緊挨着石橋,住着一户人家,他們就是石橋的建造者——趙振書、晏愛維夫婦。


  講述


  因妻子過河不慎摔跤,丈夫承諾造橋


  説起造橋的初衷,晏愛維笑道:“是因為我當時摔了個屁蹲兒。”


  晏愛維告訴記者,自己是1959年出生,比丈夫趙振書大了兩歲。1984年,兩人經過相親認識,兩封書信往來後,就結成了夫婦。


  結婚後很快,晏愛維就給趙振書生了一兒一女,湊成了“好”字。加之晏愛維總能把家裏打理得井井有條,看到妻子這麼能幹,趙振書十分高興,同時,又在心裏琢磨着,什麼時候自己能為妻子做點什麼。“2001年的一天,我倆一前一後,一人拎着一筐玉米從地裏回來。那時候河溝水不多,大概五六釐米深吧,為了抄近道,我往河溝裏扔了幾塊石頭,準備踩着石頭過河。”晏愛維回憶,“哪知道一個打滑,摔了一跤,一屁股坐到了河溝裏,褲子、鞋子都濕了。”“他就在我身後,趕緊把我扶了起來,還特別正式地説了句‘我給你造個橋吧’。”晏愛維稱,“我聽完倒是挺感動,不過覺得就是説個玩笑話。”“直到2003年3月的一天,我見到他開始推着車往河溝那邊運石頭,才發現,人家是來真的了。”晏愛維笑着説。


  開鑿石頭造橋,“用的都是土辦法”


  説幹就幹,趙振書首先要解決的是“選址”的問題。他每日沿着河岸走來走去,終於發現了兩塊天然的地基——兩個巨大的石塊,剛好埋在河溝兩側。


  之後,趙振書先是將兩個大石塊鑿成平台,壘成了幾米高的“牆墩”,“牆墩”中間空出,兩側各壘出一堵磚牆。然後依託磚牆,在中間搭建木架,用木架拼出一個拱形,再在木板上豎着砌石塊,等這些砌石自然合攏緊緊擠到一起,再將木板抽走、磚牆拆除。趙振書笑稱“用的都是土辦法,訣竅就是‘擠’”。


  造橋的步驟一兩句就可以説完,然而“鑿石造橋”的經過,對這對農村夫婦來説,可不是一件易事。


  開鑿石頭所用的鋼釺,全部是趙振書自己用鋼筋打造的:將整根鋼筋截成20釐米左右的小段,一頭打平、一頭打尖後就成了鋼釺。鋼釺兩三天就會磨鈍,趙振書就架上炭火鍛打,直到鋼釺磨損成“釘子”大小不能再用。


  而趙振書家後面的一處山坡,則被當成了“採石場”,他將那些幾噸、幾十噸的巨大山石一點點鑿開,處理平整,尤其是拱形位置所用的石塊,不僅要有稜有角,而且要上大下小。


  5年拉2萬多塊石頭,錘子用小了一半


  看着丈夫造橋辛苦,晏愛維曾勸過趙振書,但他説,家裏兒子早早工作,自己沒什麼負擔,“結婚多年,我也沒給你做過什麼事情,這次承諾你的,就得做到。”


  於是很快,晏愛維也加入到了丈夫的造橋工程。山石沉重,木板車每次最多裝十來塊,常常是晏愛維壓住木板車的車把,趙振書把山石搬到車上,之後趙振書在前面拉、晏愛維在後面推。夫妻兩人一干就是5年,期間除了照顧莊稼,兩人把時間幾乎全用在了造橋上。


  造橋過程中,夫婦二人也少不了被別人議論。“別人都當笑話看了,都覺得幹個兩三天就停了。”晏愛維説,但他們卻憑着一股韌勁兒,堅持了下來。“我成功嘍,我成功嘍。”2008年冬,石橋終於建成,趙振書站在橋上,像個孩子一樣對着自己不停地喊着這句話。晏愛維回憶稱,“感動是肯定的。我也沒想到,他還真造成了。當晚就給他包了餃子吃。”


  據瞭解,整座石橋長24米、寬4米、高6米。為了打造這座石橋,夫妻二人5年來共拉了2萬多塊石頭,2米長的六稜鋼用完了6根,從親戚家借來的錘子歸還時“已經小了一半”。


  讚譽


  便利當地農户村民稱這座橋為“夫妻橋”

  ■他們的居住地被定名為“石橋衚衕”


  趙振書告訴記者,他們在橋對面有2畝地,早前每次上田務農,都得向南繞經1公里外的山樑,只有那裏有一條通往田裏的路。尤其到了收穫季節,雙輪車堆着滿滿的玉米或小麥,推到家裏費力費時。“不光俺家,村裏需要繞道的還有20多户。石橋建成後,給自己給大家都提供了方便。”


  而石橋建成後為了檢驗“質量”,趙振書夫婦曾推着幾百公斤重的石頭在橋上來回走了幾十趟,見橋紋絲不動,夫妻二人才長舒了一口氣。同時,縣裏得知消息後,在石橋上裝了護欄,對橋面也進行了平整。“一到夏天雨水多,河溝內水位暴漲,我總擔心石橋被沖壞,不過這麼多年過去了連上面的小石塊都沒沖走過。”趙振書自信地表示。


  近些年,了絲坡村添了不少農用車,趙振書夫婦的石橋路平坦寬闊,成了村民去田裏耕種的首選之路。村民感激地把這座橋稱作“夫妻橋”,提到修橋的這對夫妻,更是紛紛豎起大拇指。


  據了絲坡村村支書王俊國介紹,為表彰趙振書夫婦二人並紀念這座石橋,他們居住的衚衕已正式定名為“石橋衚衕”。


  如今,石橋建成已整整12年,趙振書和晏愛維每天都要從石橋上經過。趙振書向記者透露,造橋的承諾他已經實現了,等到疫情結束,他希望能帶着妻子出去旅遊,具體去哪還不知道,不過一定得“天南地北地轉一圈”。■文並攝/本報記者智建勳


  


責任編輯:陳濤